南京邮电大学考研(南京邮电大学考研分数线)

南京邮电大学考研,南京邮电大学考研分数线

那天很多人都听见了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哭喊,来自教学楼顶上一位母亲的口中,假如不是这一声声哭喊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,南京邮电大学之前实验室起火事件,并不是一次单纯的失火,而是这位母亲的儿子在那里自焚了,为什么自焚?

这位母亲的儿子叫做谭大伟,是南京邮电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2017年级的硕士研究生,由于家境贫寒,他一向吃苦耐劳,省吃俭用,从来不和同学交流,大部分时间都在埋头学习,他的内心毫无疑问是一直期待着自己能顺利毕业的,因为这样就能回报母亲。

不过导师成了横亘在谭大伟毕业道路上的一座大山,根据网友爆料,或者说就是事实,他的导师张宏梅是他决定自杀的罪魁祸首,张宏梅作为一名教授,德高望重,又手握不少资源,最重要的是她名下有一家公司,即南京瑞达鑫梅智能科技有限公司。

这样的一位导师,是所有弟子梦寐以求能够聆听教诲的存在,谭大伟包括所有选择她的人,一开始也是抱着能学习到什么东西去的,然而事实却让他们如此失望,看着慈眉善目的一个人,一启唇竟然是一张令人万分恐惧的血盆大口。

因为名下有一家公司,公司主要是给项目组提供试剂,这过程中的所有工作,本来都应该由她公司的员工来做,可是员工是要花钱招聘的, 张宏梅为了省这笔钱,就把所有试剂都存放在学校实验室,然后让她的学生们免费为她分装、送货、售后、记账。

于是大热天,谭大伟还要开着车到处给她送货,送货消耗的能量很大,却又没有更多的钱让他去补充营养,他只能吃那些短暂饱腹且不容易被吸收的,整个人因此不正常的有些虚胖,然而即使是这样,还要忍受张宏梅“滔滔不绝”的谩骂。

其实张宏梅不应该去当什么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硕士生导师,她就应该去和《唐伯虎点秋香》里能把一根木头说直的唐伯虎比口才,看看谁骂得更厉害,当然很有可能唐伯虎还骂不过她,因为她可是能骂到一半,让学生站着看她吃完午饭,再接着骂的“神人”。

以上这些,只是张宏梅对谭大伟等学生进行压榨的冰山一角,还有比如经常克扣自己承诺要给的“辛苦费”,开会从下午五六点开到凌晨一两点,内容不是她的卖弄就是她的批评,甚至还当众嘲笑别人,她嘲笑贫困的谭大伟:“你怎么每次都穿成这个样子?”

很多人肯定对这些不以为意,会觉得“我导师比这个骂得难听多了”“这样就自焚只能是心理太脆弱了”,千万别把什么都推给心理脆弱,谁的心理都是脆弱的,可是有的人拥有自愈的时间,本来性格就内向的谭大伟是没有的,他一直都在遭受冷箭。

正中靶心的,是张宏梅不给他考六级,不帮他改论文,还威胁他要让他延期毕业,按理来说,谭大伟已经按照她说的做了那么多了,为什么张宏梅还是不打算放过他?其中原因无非为二,谭大伟因这些非人遭遇做了反抗,或者是谭大伟确实好拿捏,张宏梅就要逮着他压榨。

总而言之,他知道自己很难逃出这个魔爪了,因此事发当天下午,他再次被张宏梅叫进教研室,并被当着师弟师妹的面训斥以后,谭某内心紧紧绷着的那根弦断了,他在寝室拿了打火机,5点半左右去了学科楼,晚上8点取出易燃溶剂,接着走进了张宏梅的储藏室。

储藏室里储藏的自然是她公司的溶剂,那些张宏梅视之如命,用来压榨他们的物品,凌晨三点等到整栋楼的人都走光以后,谭大伟毫不犹豫地点燃了自己,包括这间储藏室,巨大的火光,不是为了将秘密埋葬,而是为了将黑暗宣扬出去。

谭大伟死时是2019年12月26日,6天后南京邮电大学做了调查,9天后由于违反《新时代高校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》张宏梅被撤销专业技术职务、被撤销教师资格证、被解除人事聘用关系,张宏梅再也不能继续压迫南京邮电大学的学子了,所有人都应该感谢谭大伟。

不过谭大伟的死只是换来一个解聘,是否太轻飘飘了?很多人认为,应当追究张宏梅之于谭大伟自焚一事的责任,因为从上面来看,很难相信张宏梅和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,就连南京邮电大学也承认了张宏梅师德失范,情节严重,那么能否要其赔偿?

当然可以,因为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》第六条规定的是,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,应当承担侵权责任,张宏梅确实存在很多过错,包括零成本压榨学生为她公司干活,以及谭大伟死之前她还对他进行了谩骂,这些过错和谭大伟自焚间存在必然联系。

在这样一个明确的因果关系面前,张宏梅承担责任是板上钉钉的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》第十六条规定: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,应当赔偿医疗费等合理费用,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,所以张宏梅得赔,王攀压榨陶崇园就赔了65万元。

然而只是关注导师的处理结果就够了吗?并不,需要了解到导师和研究生之间之所以存在压榨和被压榨的问题,是因为在师徒关系的基础上,还存在一个上司和下属关系,并且是拿师徒关系为要挟,造就的没有雇佣合同的上司和下属的关系。

因此要想摆脱被压榨的命运,本质上需要社会规范导师雇佣学生的问题,只要是所谓的帮忙,就一定要有雇佣合同,且受到法律的保护,无论是帮忙干一些生活小事,还是帮忙给导师的公司“打工”,都需要明确的甲乙双方、报酬多少、违约责任,以便学生维护权利。

所有人都应该铭记,不要让帮一个小忙的人情社会进入校园,成为理所应当用来压榨学生的借口,所有学生也应该铭记,你是去学习知识的,不是去学习如何阿谀奉承的,不要对导师做小伏低,假如从一开始就挺直脊梁,谁又敢再让你弯腰?

图片来源网络,仅配合叙事,侵删,谢绝转载。

南京邮电大学考研(南京邮电大学考研分数线)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湖南考研网 » 南京邮电大学考研(南京邮电大学考研分数线)

赞 (0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